好一个美姐

返回小说列表

    這是八月下旬,天氣依然炎熱的的夏末季節。

在湖畔露營管理人的指引下,愛美和阿香兩人與一位年輕男子共同進入了這個似夢境一般優美的湖濱區。

此時的湖畔空無一人,使得整個湖區的景致更顯得自然而沒有工匠氣息,宛若來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這兩位二十歲的妙齡女子正很細心的觀賞周圍的景觀。

他們開著4WD的車子,加足了馬力,往山的深處的湖邊走去。這個駕駛者就是愛美的弟弟,叫做大介。他正用心的運轉著他手中的輪盤。

今年剛要進大學的大介,雙親為了要慶祝他大學考試合格,而買了這部車子做為慶祝的禮物,好讓他能每天開車到東京去上課。

正值暑假的期間,大介的姐姐約他到這個露營區來玩玩,一面也是讓她們這兩個女人有個交通工具和男伴。

「到了露營區後,要吃飯嗎?」

「都可以啦!那裡設備很完善,即使不自己炊飯,也有飯店可供應食物。」

「大介,你開車很累吧!開山路要很小心才可以。」

「就是啊!我不知為什麼,一見到大介就想要跟你一起出來玩,所以才叫你姐姐約你出來的。」

阿香接著說,她挺直了背膀,看了大介一眼,面對著眼前這個年輕體健的男孩,這女人顯然已經是食指大動了。

「哦!大介你真是我的寶貝呀!」阿香在捉弄著羞怯的小伙子。

「大介,如果到了露營區後,可不可以跟你玩強奸的游戲啊?」
愛美聽了大笑,接著回答:「不可以,這麼棒的人怎麼可以讓妳得手呢?」

阿香與愛美兩人這麼一搭一唱的,使得在一旁開車的大介變得面紅耳赤。

這個阿香真是大膽,說的話竟是如此露骨,令人難以忍受。

「好紅的臉啊!真是太可愛了!大介!」阿香看著大介臉上所起的變化,便用手故意去撫摸了一下大介那張紅嫩臉頰。

「呀!大介現在應該是屬於我們的呀!我看到大介這麼可愛的男孩,忍不住要侵犯他,哦!真希望現在能夠得到他。」

「妳在胡扯些什麼呀!妳不會得手的。」

大介腦海裡一直浮現著這兩個女人在車上的談話,還有她們高聲大笑的那種視若無睹的樣子。

大介對於阿香與愛美她們的多嘴自然心中有些不滿,但是對於能跟自己心慕已久的姐姐愛美與漂亮性感的阿香一同出游,他的心裡也是有點異常的興奮,握著方向盤的大介,偷看著阿香的姿態。

他想著阿香在車裡的樣子:一件T恤加了件緊身的迷你裙。而T恤的前面胸口又開得很低,使人不禁去想像裡頭的寶貝。

她的緊身裙顯出了她那豐碩的臀部,再加上T恤裡頭的乳房在晃動著,那突出的乳頭幾乎可透視,這令大介想得流出口水!

再加上她那性感的雙腿,還有雙腿間露出來的三角形的洞口,使人的眼睛直往那黑暗的深處鑽去!

只要阿香坐姿改變,她那雙腿移動角度一下,大介便緊抓住機會,拼命地往裡頭瞧,連大介自己都覺得自己怎會變得如此奇怪。

另一邊的姐姐愛美,在弟弟的眼裡則是個優雅的美人。

她的衣著是合身的洋裝,美麗而且飄逸。帶著一種甜美如仙子般的氣息,時時散發出一種吸引人的魅力。

姐姐愛美長的實在是很美,身材又好,又豐滿,曲線玲珑,凹凸有致,她的肌膚非長的雪白,而且臉部白裡透紅,好像是古代的美女抱著琵琶半遮面走出來一般。

總之,在大介的眼裡,姐姐愛美的美是無懈可擊的完美。

大介開始在幻想一些情節了。

他幻想在露營期間看著兩位標致的美女穿著泳裝的樣子,在跑跳之中那兩顆晃動的乳球在跳躍著。

潔白的身體和優雅迷人的曲線。

大腿,三角褲,乳房……每一個誘人的部位……

此時的大介正在等待著進入一種他所無法想像的意外事件……他一步步地走向他未知的命運……

「哎!愛美!妳的大介弟弟借給我好不好呀!一次就好嘛!和他做愛一定是過瘾極了!」

「嘿!妳想得美哦……阿香妳不可能得手的啦!我等一下去散步給你們制造機會好啦!」

阿香她們把帳篷張開之後,搭立起來。

「大介,快點到阿香的帳篷來啦!快來幫忙弄這個鐵架啦!」愛美從帳篷裡出來,對外面大介的帳篷的方向大聲叫喊。

「嘿!叫他來幫忙成嗎?有用嗎?他會不會來呢?」

阿香暗暗的期待著,希望大介能到她的帳篷裡來,她心中不斷的跳動著,希望一切如所願。

「哇!你來啦,趕快進去,我想到那頭去看看,順便散散步。」

大介一出來,愛美就推他進去,自己則走向了湖邊。

大介莫名其妙的看著姐姐,彎下腰來問帳篷裡頭的阿香:「阿香嗎?妳在裡面嗎?」

「啊!大介啊!請你進來……」

「哦!對……對不……起……」大介很遲疑地吞了吞口水,彎腰進去了。

突然間,看見了阿香的背影。阿香正在脫黑色的短褲,隱約可以看見黑色條紋內褲,阿香的屁股線條非常優美,屁股的兩片更是豐嫩。他看見豐滿的白色屁股,內心充滿沖擊,大介目不轉睛的猛盯著。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在後面。」

阿香一說完,突然壓倒了大介,阿香坐在他的腹部上。阿香的沖動使大介非常的震驚。

「不要啊!妳到底要干什麼……」

阿香自背後脫掉黑色的內褲。

「不要動!」說話的阿香,早已准備好手铐。她抓起大介的兩手,將他的兩手铐在背後。

「啊!這是干什麼?」

大介十分吃驚,阿香站了起來,提著大介後面的手铐,大介也跟著站起來。

「哈哈……」阿香含笑,抱著大介的背部。

「大介,在車上時,你一直看著照後鏡。看我的胸部,屁股……當我在走路時,你也一直看我的屁股。大介,你是不是喜歡我?」

「……」大介對於她的突然舉動,沒有回答。

「你是不是對我的身體有興趣?」

「這……這……我……」

「哦!你不回答,我也不會生氣的。

我對於大介的身體,非常的感興趣。你好棒啊!你是最棒的男孩子,我好喜歡你,我是說真的。」

阿香的臉頰貼著大介的背,嬌嗲的說著。兩手在大介的胸前來回的愛撫著。

「啊!妳要干什麼?」

阿香的兩手,慢慢的往下移動,伸進了大介的內褲裡,握著大介的肉棒。大介很狼狽的叫著。

「真是太棒了,大介,你的肉棒看起來不錯,你有沒有用過呢?」

阿香的手指巧妙的在大介的南傍国愛撫。

「啊……啊……」大介彎著腰想要逃開阿香的手。

「別這樣嘛。」阿香很輕谑的態度。

「這樣子會很舒服的。」

阿香的兩手繼續玩弄大介的肉棒,她開始脫掉大介的褲子,大介感受到奇妙的屈辱。

「哈哈……」阿香的手開始撫弄大介的肉棒。

「啊……」羞恥的感覺,使大介全身覺得很悶熱。

「哈哈哈,好可愛。」

阿香的兩手摸著大介的股間,揉一揉大介的睾丸。

「哇……好大……」

「怎麼了,你該不會不喜歡女孩子吧?是同性戀嗎?」阿香一邊說著,兩手撫弄著大介的兩腿之間。

「啊……啊……」

「噓!大介,變大了也!」

由於阿香溫熱巧妙的手指,使大介的南傍国變得更加硬挺了,最初的屈辱變成了快感,洋溢在大介的體內。铐在背後的兩手的手腕,碰觸到阿香豐滿的乳房,大介感覺乳房好柔軟。

「感覺怎樣?躺下來好不好?」

阿香的兩手離開了又硬又挺的肉棒,大介覺得毫無抵抗的能力,只好任憑阿香的玩弄。

大介躺了下來,抱著又期待又很羞恥的態度,阿香趴在他身上,將他的上衣往上拉,阿香舔著男孩的身體,下腹部那支屹立不搖的南傍国的情景,一一都映入阿香的眼中。

「哇!太棒了,大介你的這支男人的武器,我好喜歡。」阿香的嘴巴慢慢的靠進大介的南傍国,輕聲細語的說著。

「嗚……舒服嗎?」

阿香的兩手握著大介的南傍国,鼻子嗅著性器官的氣味。

「你的南傍国使用過嗎?有沒有射精過?」

「啊!」

第一次感觸這種經驗的大介,拼命的抵抗自己內心突如其來的歡樂,大介看著自己下腹部被攻擊的樣子。

阿香的手抓住南傍国,另外一手撫摸睾丸,阿香的手微微的振動著,阿香張嘴含住了大介的肉棒,她用力吸,發出了啧!啧!的聲音,頭也上下的動著。

「唔啊……唔……啊!」他感覺自己快要射精了,大介在阿香的嘴巴深處,射出了熱熱的精液。

當大介射精終了時,阿香用嘴吸吮著。她的嘴巴沒有離開肉棒,把大介的南傍国上的精液舔乾淨。

「啊啊啊……」

阿香終於抬起了頭,很滿意的笑一笑,用手擦一擦嘴巴,口腔還含著大介最後一滴的精液,也送進了她的胃袋中。

「怎麼樣?舒服嗎?現在換大介替我服務了。」

阿香站了起來將自己身上穿的T恤和黑色條紋的內褲,毫不做作,扭捏的脫了下來。

阿香全裸的站在大介的面前,大介盯著她,一邊想著:在二、三十分钟前,還曾經妄想過阿香的肉體,現在出現了,他整個人呆住了,比起在前幾分钟的妄想,更使他興奮。

他看著眼前的肉體,搖晃的乳房,極富有彈性的屁股肉,黑色的絨毛群集生長在下腹部,他想著這應該不是處女的身體。

「快一點來舔我的陰部,求求你!大介。」

大介從幻想中驚醒過來,阿香看著躺在地上的大介,哀求著大介。她站在大介的面前,彎下腰來,膝蓋彎開,蹲在大介的臉上,阿香的兩腿張得大大的,鼓勵大介舔她。

「大介快舔啊!我已經興奮的不得了,你快看看,那個地方都濕了。」

大介看著阿香的股間,很貪婪的嗅著。

阿香轉過身,趴在大介的身上,阿香的頭在大介的南傍国上,阿香張開兩腿,陰部在大介的嘴上。啊!這就是女人的陰部。他的兩手被铐住,主導權完全在阿香,他只有聽從阿香的命令,而他本身也受到阿香的吸引。

阿香不知道羞恥的叫著:「快啊!快舔啊!要用力,拼命的舔,用盡你的力氣舔。」

大介的鼻和口埋在阿香突出的女陰部,大介拼命的舔弄。

「啊啊……好舒服……」阿香開始小聲的叫著,屁股搖晃著。

「再用力……再用力一點……哦……好舒服。」

由於手被铐在背後,身體不自由,大介的頭靠在阿香的女陰部吸吮著,動作無法發揮的淋漓盡致。

「啊啊……好舒服……太棒,太好了……我要丟了……啊……快一點。」

阿香的屁股前後搖晃著,大介的舌頭也不斷的舔著,阿香全身覺得十分的興奮,喜悅的叫著。

「大介!你的肉棒也變大了。」

這時候的阿香,也用口含住了大介的南傍国,一手在睾丸搓著,一手在大介的屁股穴撫摸著。

「啊……啊……啊……」

大介口中含著女陰部,大介的屁股穴被阿香的手指侵入,背筋感覺一股電擊流動,阿香口中的南傍国也越來越大,她的頭上下擺動,用力的吸吮著大介越來越硬挺的南傍国。

「哦……你感覺到屁股穴的感受嗎?就是這樣,用力的吸,把我的花蕊,用力的吸。」

夾雜著淫亂的呼吸叫聲,跟先前一樣,熱心的吸吮著南傍国,在屁股穴上撫摸著。

他們都進入了快感中,大介的頭被阿香的兩腿夾住,大介不加思索,拼命的吸吮著花蕊。

「哦哦!太好了,大介。」

阿香開始達到忘我的境界,大介的整個頭埋進了女陰部中,很興奮的舔著,用力的吸吮著。

「啊!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阿香焦急的離開他的身體,像騎馬一樣跨坐在大介的下腹部。

「我受不了了,大介!我要侵犯你。」

她手握著被唾液濡溼而發著亮光的南傍国,使南傍国垂直站立著,阿香固定好南傍国,女陰部貪婪的吞沒了龜頭。

「啊……唔……」

「啊……嘶……」

大介的整支南傍国插了進去,過了數秒,阿香的腰激烈的上下動著。由於手被铐在背後,下腹部又受到阿香的凌辱,一種強烈的快感沖擊著他的身體。

「哦!哦!好舒服……」

阿香興奮的叫著,一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手剝弄著,刺激自己的性欲,就像在夢中,忘我的動著腰。

大介仰著頭,看著阿香的樣子,女陰部結合了男人的性器官,頭發散亂的樣子,一手摸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撫弄自己的女陰部的姿態,就像是饑渴的野獸一般,大介很興奮的望著她。

「哦!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喔!受不了了!」

阿香的腰不斷的上下動著,女陰部吞沒了男人的肉棒。同時,大介的肉棒在她的膣口越來越勃起。

「啊……嗚……太爽了……」

「唔……嗯……」

大介的南傍国間歇的抽動著,阿香的女陰部也痙攣著。

「我剛游泳回來。」

由於第一次的快感,還殘留在大介的身上,他的手依然被铐住。阿香從帳篷走了出來。

走出帳蓬的阿香,看著愛美。愛美說著:「哈哈!妳的奸淫計成功了吧!對不起!我剛才去游泳了。」

愛美並沒有照著阿香的話去散步,她躲在帳篷旁,耳朵聽到了他們淫亂的淫叫聲。

「怎樣了?」

「不錯,很舒服。」

愛美想到阿香和弟弟大介做愛的情形,心中激起了嫉妒感。由其是大介的南傍国插進阿香的花蕊中……。

愛美走進了帳蓬內。

「啊!姐姐……」

「怎麼了,看起來不錯嘛?」

愛美看著躺在地上,手被铐住的弟弟問著。她看著弟弟下腹部萎縮的肉棒。

「姐姐,求求妳,把手铐打開。」大介坐了起來,背部向著愛美,希望她打開背後的手铐。

手铐的鑰匙就放在角落,沒有掩飾的放著,愛美很快的找到了,拿在手裡,並沒有打開手铐的樣子。

「啊!我要想一想。」

「啊……」大介很失望的低下頭來,是不是姐姐不幫忙了。

「剛才你在跟阿香做什麼?」

「我……我……妳快解開我的手铐。」

「我,我不應該讓阿香得逞。」愛美的語氣很冷淡。

「我從頭到尾想像著你們相好的樣子,我快要受不了了。」

「妳不要這麼說嘛!求求妳!姐姐!」

「其實我沒有去游泳,我躲在一旁偷聽著,我覺得很不安。」愛美說著,解開了衣服的扣子。

「大介……你想不想看姐姐的裸體?」

「我對姐姐的裸體沒有興趣。」大介看著姐姐說著。

「哦……是這樣……」愛美微仰著頭,看著大介。

「妳不是要去游泳?」

「我看見大介的身體,我改變主意了。」

由於大介的手還铐在背後,身體很不自由,愛美將大介壓倒,在大介的胸部上,像騎馬的姿勢坐著。

「啊!啊!妳要干什麼?!」

「沒有要干什麼,就跟阿香一樣。阿香的身體是很棒,但你也要看姐姐的身體。」

由於嫉妒阿香,脫掉了衣服,做著自己意想不到的行為。

「啊!不行……姐姐……」對於姐姐馬上要裸露的身體,感到很狼狽。

「讓你看看嘛,欣賞一下嘛!」

由於大介的身體搖晃抵抗著,姐姐的乳房也搖晃著,姐姐的下腹部露出了整齊的恥毛,大介偏過頭,不敢看。

「快看,這是姐姐的身體。」愛美壓著大介的臉,強迫他看。剛滿二十歲的女體,挑逗著弟弟。

「你對我的裸體現在還是沒興趣嗎?」

她豐滿的乳房搖晃著,下腹的陰毛碰觸他的身體,大介吞著口水,瞬間忘了眼前是自己的姐姐,他的眼睛摸索著愛美的裸體。

「啊!姐……不……不可以,我知道姐姐的身體……是漂亮的……」大介也忘我了,恍惚的說出心底的話。

「真的嗎?我的身體很漂亮?你沒有騙我?」

「當然啦,我沒有騙妳,姐姐的身體是最漂亮的,我一直都是這麼認為。」

「那麼阿香的呢?」

這時的大介,想到了阿香具有挑逗性欲的特殊女體,使得大介不知該如何回答。

「……」

「現在你來看我的花蕊。」

愛美想到她偷聽到阿香和大介的性行為,她全身產生了異樣的感覺。

「看到了嗎?」

她的雙眼張開,坐在大介的臉上,腰浮著,愛美的兩手剝開自己的女陰部,讓大介可以看的很清楚。

「看到了吧?就是這東西。」

愛美想到自己居然有這麼大膽的行為,內心激起了異常的興奮。

「漂亮吧!跟阿香的比起來,我的陰部漂亮吧!」

淡棕色的小陰唇,桃色的膣口沾滿了濕潤的光亮,看起來真是純潔無邪的美感。

跟阿香的很相似,而阿香的是帶著大膽挑逗的樣子,愛美的女陰部,看起來非常的光滑細致。

「姐姐還是處女嗎?」

「……啊……別亂說。」

大介看見了處女膜,愛美一瞬間,雙頰泛紅。愛美想到自己沒有機會喪失處女膜,她要跨越這道防線,她鼓起了勇氣。

「濕了,姐姐,愛液流了出來。」

大介卑猥的說一些淫語,愛美的背筋傳達像電流的感覺。

「舔啊!快一點,來舔我的花蕊。」

愛美學著阿香的口氣說著。愛美剝開自己的女陰部,靠近大介的嘴唇。

「啊……啊……」

就跟阿香一樣,像被性奴役一樣,開始吐著淫亂的氣息。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她的弟弟吻這個地方。

大介淫亂的舔著姐姐的花蕊,嘴唇壓著愛美的兩腿之間,大介的嘴與愛美的陰唇互相重合著,吸吮著。

「哦……啊……」大介的舌頭伸了進去,舌頭熱絡的舔弄著果肉。

「哦……姐姐……姐姐……」

「啊……啊……」愛美的兩手撐在地上,呈著弓形,嗚咽的叫著。

「站起來,姐姐,站起來。」

於是大介也站了起來,愛美搖著頭,看見了大介的下腹部。

「不要!不要!」愛美看見了下腹部立著卑猥的物體驚叫著。

「妳在說什麼啊!姐姐!剛才我舔妳的陰部,妳也可以吃吃看我的南傍国,試試看嘛!」大介將南傍国塞進姐姐的嘴巴。

「剛才射過精,現在變小了……」

愛美站了起來,想要跑出帳蓬。

「等一下!姐姐,妳不要吃就算了,求求妳,把手铐打開。」

愛美很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打開大介的手铐,大介會不會來親襲自己,這樣就會喪失了處女膜。

「大介應該不會的,因為是自己的親姐姐,他不會侵襲……」

於是愛美打開弟弟的手铐。


「啊!哈哈!」

他的兩手終於自由了,他定了定神,大介突然轉身,襲擊他的姐姐愛美,使得愛美整個人趴在地上,他迅速的拉著姐姐的手,將它铐在背後。

「干什麼?啊~~不可以,不可以。」愛美抵抗的叫著。

「不想干什麼,姐姐。我原來不想干什麼的,但是因為姐姐引誘我,我要把妳铐住。」

「嗚!不要!不可以!」愛美企圖打消大介的念頭。

「妳喊也沒有用,我原來是不想侵犯姐姐的,但是無意識中,夢想與姐姐在一起。」大介的兩手愛撫著愛美的乳房。

「姐姐的身體好棒,好極了。所以跟姐姐一定可以達到性愛的最高潮。」

「不要啊!不要!」

愛美不停的掙扎著,大介用手抓著她的兩腿,把臉埋了進去,他一手揉著乳房,一手剝弄著女陰部,愛美不斷的抵抗著。大介毫不留情的侵入,突進姐姐深奧的部位。

「啊……」愛美抵抗著,發出了嗚咽聲。

「妳不是喜歡我看這裡嗎?姐姐……」

「不是……不是……求求你,不要。」

愛美對於剛才流出了汁液,和現在受到這種刺激,全身震動著,感覺非常的羞恥。

大介一手摸著愛美的陰部,一手握著自己的南傍国朝著姐姐愛美的嘴巴。

「不要,絕對不可以。」愛美閉著嘴巴,死也不肯打開。

「姐姐!不要再做抵抗了,妳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嗎?剛才我們不是玩得很有趣?」

愛美頑強的抵抗著弟弟的行為。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姐弟兩人看著聲音出處,原來是阿香走進來。

「阿香,求求妳,快救我!」

大介打開愛美的嘴,將南傍国塞進愛美的口中。

「哈哈哈……太棒了,愛美妳好厲害,快一點!快一點!」

阿香看著這一幕,非常開心在一旁一直鼓勵著大介。大介看著姐姐的臉,腰上下的動著,南傍国在口中抽拔著。

「大介,快一點拔出來,愛美的下面疼痛的想要,你還不快一點。」阿香在一旁煽動著,兩手拉開愛美的腳。

「現在由弟弟奪走姐姐的處女,是再好不過了。」

這時候阿香很興奮的在叫著,感染了大介和愛美,他們也起了反應。冒犯姐姐。

弟弟冒犯姐姐。

現在的狀況,已不是姐弟的手足之愛了。

大介自姐姐的口中拔出了南傍国,在阿香兩手壓著愛美的兩腿之間,用力的往裡面插了進去,一手握著南傍国,插進姐姐的股間。

「啊!不要!」

「快一點!快一點!」

「啊!好爽啊!」

「奸淫計成功了,奸淫計終於成功了。」阿香的色情歡呼聲,在狹小的帳蓬內響起。
  

相关小说

请您牢记: WWW.SEMEIMEI.TV